歡迎您登陸安徽金融網...
服務電話:0551-65380568
首 頁 資訊中心 聚焦農金 特殊資產 金融產品 惠農聯盟 關于我們 用戶登錄 用戶注冊
普惠金融
您的位置:首頁 > 普惠金融
關鍵詞:
銀行經營的“變”與“不變”
2019-07-23 來源:證券時報
摘要:新世紀以來,商業銀行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外部環境巨變,長期低利率環境、宏觀經濟轉型升級和金融科技快速融合,已經很大程度沖擊到傳統運營管理模式。資產負債端結構調整,同業與非標業務的迅速崛起,根本上在于需求側深刻變化的驅動,但反過來也深刻地改變了銀行的經營邏輯。在經營求變圖存過程中,商業銀行服務實體經濟的經營邏輯始終不會變化,這才是銀行安身立命的根基。

新世紀以來,商業銀行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外部環境巨變,長期低利率環境、宏觀經濟轉型升級和金融科技快速融合,已經很大程度沖擊到傳統運營管理模式。資產負債端結構調整,同業與非標業務的迅速崛起,根本上在于需求側深刻變化的驅動,但反過來也深刻地改變了銀行的經營邏輯。在經營求變圖存過程中,商業銀行服務實體經濟的經營邏輯始終不會變化,這才是銀行安身立命的根基。

商業銀行經營的外部環境發生巨變。首先,全球低利率環境持續時間較長。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爆發及應對,在全球范圍內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低利率環境。雖然美歐等量化寬松貨幣政策緩和了被動去杠桿的破壞性沖擊,減少了資產負債表衰退的風險,但全球經濟內生增長動力的恢復,不僅需要需求結構、產業結構的深度調整,而且更需要在基礎科技上實現重大突破,兩者都還難以強力驅動新一輪全球經濟增長。特別是量化寬松貨幣政策影響到實體經濟自發出清過程,導致資產價格泡沫,反過來又對量化寬松貨幣政策產生依賴,如果基礎科技未能實現重大突破,那么全球范圍內的低利率環境將會較長時間維持。第二,宏觀經濟加快轉型升級。我國已經進入經濟高質量發展軌道,經濟增長更加依靠創新驅動。而從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分析,當前正處于重大技術突破的關鍵期,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國家產業結構調整加快,科技支撐作用更加凸顯。勞動力、資本、土地等生產要素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下降,前沿科技發展不僅深刻改變了經濟交易的模式,而且也沖擊到傳統商業銀行重資產的經營模式。第三,金融與科技加快融合推動銀行信用中介職能的演進。金融業天然親科技。隨著信息技術的蓬勃發展,金融科技將重塑金融生態和業務,成為金融業發展最前沿。目前,大數據技術、人工智能技術已經在金融業務中得到應用。大銀行都在積極組建金融科技公司。雖然網貸中介偏離信息中介成為違規經營的溫床,但網貸機構的信息中介職能有可能在商業銀行上嫁接。從根本上說,信用中介的核心目的是解決信息不對稱。如果金融科技足夠發達,那么商業銀行完全可以跳出信用中介專司信息中介職能。

適應外部環境巨變,商業銀行的經營邏輯也在改變。

一是同業和非標資產迅速崛起。長期以來,資金來源決定資金運用是商業銀行經營的傳世經典。但新世紀以來長期低利率環境,已經系統性降低了商業銀行流動性顧慮,減少了對社會公眾存款的依賴。近年來我國商業銀行資產負債結構的一個顯著變化是同業和非標資產的迅速崛起。這實際上反映出銀行經營邏輯的改變,即資金來源對資金運用的剛性約束已經消失。只要有合適項目,流動性看起來并不是問題。

二是客戶需求驅動打破傳統業務限制。公司客戶的多元化融資和個性化的金融服務需求,以及私人客戶旺盛的財富管理需求,推動銀行內部業務創新,打破了傳統存、匯、貸的業務界限,以客戶為中心逐漸形成大的業務板塊,成為商業銀行經營的主要特征。

三是信息技術在信用風險管理中得到廣泛應用。利用信息技術改善提升信用風險管理效能,是商業銀行高質量發展的必然選擇。傳統依靠風險管理專家把控信用風險管理,效率低下,無法適應業務規模急劇擴張的發展態勢。加快數據整合和應用,利用大數據技術將數據關聯,通過建模發現風險特征值,已經成為商業銀行風險管理新趨勢。

四是金融創新行走在灰色地帶。近年來的很多金融業務創新,相當程度上屬于交易結構的復雜設計,并非金融效率的真正提升。且這些業務創新,逃避監管,增加風險,屬于偽金融創新范疇。特別是這些業務創新需要通過資金鏈才能看清交易實質,對金融監管提出了新挑戰。

無論商業銀行經營邏輯怎么變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邏輯絕不能改變。當前我國經濟面臨三大失衡,實體經濟結構失衡、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房地產和實體經濟失衡。金融與實體經濟失衡,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實體經濟結構失衡,以及房地產和實體經濟失衡的程度。應該看到,長期低利率環境,容易解除商業銀行對流動性風險的戒備,增加了金融體系內部循環的可能。規模龐大的同業業務和非標業務的增長,實際上是商業銀行短期資金滾動來滿足長期使用,存在巨大的風險隱患。特別是在長期低利率環境下,商業銀行成為資產價格泡沫催化劑,大量信貸資金投向房地產領域,助推了房價泡沫的形成,加劇了房地產與實體經濟的失衡。面對宏觀經濟轉型升級壓力,商業銀行仍存在壘大戶、貸集中慣性,增加了信貸結構調整壓力,導致信貸結構調整既不能引領產業結構調整,也不能實現自身結構優化。雖然大數據技術已經在信用風險管理上得到較為廣泛應用,但因為模型研發投入不足,導致相關技術未能在小微企業融資上發揮關鍵性、核心的作用。這些都造成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偏離,背離了商業銀行經營宗旨。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經營邏輯是商業銀行安身立命之根本,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動搖。無論外部環境怎么變化,也無論商業銀行適應外部環境變化怎樣調整,都不能背離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邏輯。進一步說,商業銀行發揮信貸結構調整的作用,理應成為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引領力量。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信息版權歸安徽金融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