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登陸安徽金融網...
服務電話:0551-65380568
首 頁 資訊中心 聚焦農金 特殊資產 金融產品 惠農聯盟 關于我們 用戶登錄 用戶注冊
普惠金融
您的位置:首頁 > 普惠金融
關鍵詞:
從金融數據透視省際經濟:三分之一信貸投入粵蘇浙
2019-07-26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摘要:據21世紀經濟報道統計,2019年上半年約三分之一的新增信貸投放到廣東、江蘇、浙江三省,信貸投放在省際間出現“嫌貧愛富”的傾向——經濟發達地區信貸增速高于往年,但西部、東北等欠發達地區增速回落。

地方政府可以通過聚合財政、金融資源來拉動地方經濟發展。在現階段,財政資源主要是地方債,金融資源主要以信貸為主。

據21世紀經濟報道統計,2019年上半年約三分之一的新增信貸投放到廣東、江蘇、浙江三省,信貸投放在省際間出現“嫌貧愛富”的傾向——經濟發達地區信貸增速高于往年,但西部、東北等欠發達地區增速回落。

和信貸資金的市場化流動不同,地方債額度分配則適度向欠發達地區傾斜,其集中度低于信貸。今年地方債提前放量發行,西部省份獲得的地方債額度增加較多,對投資、經濟運行形成支撐,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信貸增速放緩的影響。

當然,東部省份也受益于地方債的放量發行,但因信貸規模較高,其對地方債的依賴較低。舉例而言,1-5月廣東新增信貸1.14萬億,上半年地方債發行規模為2233億,后者與前者的比例為19%(尚缺6月數據,考慮后這一比重將降至16%左右)。而上半年甘肅的這一比例為62%。

Wind數據顯示,上半年新增信貸較多的省份是廣東、江蘇、浙江三省。1-5月三省新增信貸規模分別為1.14萬億、0.89萬億、0.73萬億(6月數據尚未公布)。三省信貸規模合計約占全國同期新增規模的34%。

中金公司今年4月的一份研報指出,從分省的貸款和社融數據來看,2018年以來流動性在省際層面出現了劇烈分化,2019年以來分化更加明顯。無論是企業貸款還是居民貸款,都加速流向長三角、珠三角、北京和東部沿海省市。但反觀經濟落后地區和三四五線城市,無論是貸款、社融還是賣地層面,流動性都顯著惡化。

從貸款增速來看,廣東、江蘇、浙江三省的增速也有提升。Wind數據顯示,5月末廣東、浙江、江蘇三省的信貸增速分別為18.7%、17.8%、15.1%,相比去年同期提升了3-5個百分點。

在信貸投放增加的背景下,廣東、浙江的固定資產投資出現回升。廣東省統計局解讀數據時稱,上半年廣東固定資產投資保持兩位數的增速,同比增長10.5%(相比去年同期回升0.4個百分點),增速連續57個月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不過從經濟增速來看,三省的經濟增速都略有回落。廣東、江蘇、浙江上半年經濟增速分別為6.5%、6.5%、7.1%,相比去年同期回落0.6、0.5、0.5個百分點。分析來看,主要因為三省經濟為“消費驅動”,投資雖有帶動但推動不大。此外,三省亦受到外貿的拖累。

方正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楊為敩表示,一方面貸款投放傳導到經濟增長存在時滯,另一方面貸款可能并未完全投入實體,因此貸款的增長并未帶來經濟的增長。

從增量看,青海、西藏、寧夏、新疆、內蒙古、甘肅、廣西、吉林、黑龍江等西部、東北省份新增信貸規模較低,幾個省份新增信貸規模占比不足10%。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地區的信貸增速也出現回落。

Wind數據顯示,6月末內蒙古、甘肅、寧夏信貸增速分別為3.4%、8.0%、4.0%,相比上年回落2.6、2.2、8.8個百分點。

“中國的融資渠道七成左右還是依靠銀行。” 復旦大學發展研究院研究員吳金鐸表示,“經濟欠發達地區信貸增速下滑的原因除了融資需求不足之外,更重要的是這些地區呆賬壞賬更高,而呆壞賬率是順周期的,經濟出現結構性下滑的地區呆壞賬更高。”

與粵、浙、蘇等地不同,上述地區經濟增長主要靠投資驅動。貸款增速的放緩可能引致投資增速的回落,進而導致GDP增速回落。

比如上半年青海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為-9.9%,相比上年同期回落7.3個百分點。其GDP增速由2018年上半年的5.9%回落至今年上半年的5.7%。再比如,吉林投資增速由去年上半年的-1.5%回落至今年上半年的-5.1%,不過吉林尚未公布GDP增速數據。

中部六省承接產業轉移力度加大,經濟增速保持8%左右的中高速水平,信貸規模也相對可觀。統計顯示,上半年中部六省新增信貸規模合計2.11萬億,約占全國新增規模的22%,新增增速穩中有升。

中金固收團隊認為,對于經濟發達地區和一二線城市而言,在流動性充裕的驅動下,經濟狀況有所改善,但經濟落后地區和三四五線城市可能會進一步下滑,導致風險在經濟落后地區有所上升。“好的更好,差的更差是當前的經濟格局,但這意味著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下降。”中金固收稱。

在上述貸款增速放緩的地區中,一些地區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反而逆勢上行。比如內蒙古、甘肅、寧夏。其中,前兩者上半年經濟增速相比去年同期還略有回升。

甘肅省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上半年甘肅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2.4%,增速比去年同期回升11.4個百分點。其中,基礎設施投資同比增長8.7%,增速繼續加快。

這主要源于地方債的提前放量發行。統計數據顯示,上半年甘肅發行地方債633.93億,而去年同期的發行規模僅為192.11億。可供對比的是,今年上半年甘肅新增信貸規模為1012億。換言之,今年上半年甘肅地方債融資規模已超過新增信貸的六成,成為區域融資的重要方式。

財政部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地方債發行2.83萬億。分區域來看,廣東、江蘇、四川三省地方債發行規模居前三,分別為2233億、1903億、1695億,合計規模約占全國發行量的20%。

這一集中度明顯低于信貸集中度。相對而言,地方債的額度分配不像貸款那樣市場化,其額度將適當照顧欠發達地區,所以西部省份四川的地方債發行規模高于山東、浙江等東部省份。

在信貸增速放緩時,激增的地方債發行規模就成為西部省份穩投資、穩增長的重要支撐。比如5月末新疆信貸增速相比去年同期放緩2.1個百分點,但新疆上半年地方債發行規模增加了3.1倍,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由去年上半年的-48.9%升至今年上半年的7.3%。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信息版權歸安徽金融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 1
  • 2
  • 3